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百花园地 正文
栖身荒野几十载 今夕回归有新“家”——著名抗日烈士柏宪章先生纪念碑揭幕仪式侧记
作者:胡嘉陵 来源:民革遵义市委会 日期:2019-04-18 阅读:13105

清明节前夕,遵义市红花岗区深溪南山烈士陵园,似乎显得比往日更加宁静、庄严、肃穆。一位牺牲81载,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的烈士柏宪章先生魂归故里了。


当著名抗日烈士柏宪章先生纪念碑上覆盖的红布被红花岗区、湄潭县两地民政局局长缓缓揭开时,参会的烈士后代和亲人们万分的激动。柏宪章烈士的外孙女,湄潭县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何琦的手机闪亮着,是好友撰写的《抗战英灵回归故里颂》当读到:面对轰炸,你蹈火赴汤,壮烈身亡时,她哽咽得泪流满面。啊!亲爱的外公,您回家了。


而此刻,医院病榻上,98岁的湄潭县退休教师、烈士女儿柏义芳得知父亲纪念碑已揭幕的喜讯,脸上浮现出久违的笑容,她与时间的赛跑赢了:终于等到了父亲回家的这一天! 


她的父亲柏宪章烈士于1903年出生于遵义,1924年随其兄抗日名将原国军102师师长柏辉章从军,先后参加过“八一三”松沪抗战,台儿庄战役,无锡战斗,南京保卫战,碭山战斗,在徐州会战时为了保障102师弹药粮秣,冒着日机狂轰滥炸被日军弹片击中头部,而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时年35岁。尸骨无存,至今不知葬于何处? 柏义芳清晰记得,当祖父柏杰生得知三子柏宪章战死沙场,仍然隐忍丧痛,在“遵义牺牲子弟公祭大会”上慷慨陈词:余值得宽慰者,家中七子,除柏继陶(遵义商会会长)留于家中照顾老朽,其余悉数投笔从戎,沙场建功,为国效命,复仇雪耻。长风万里,岂不壮哉!倭寇扫除日,孩儿还家时。抗战终必胜,建国终必成。吾子健臣(柏宪章),随兄报国,奔赴沙场,泣血淞沪,捐躯徐州,为国成仁,成我未成之志,余亦复悲痛哉!她也没忘,当时国民政府授予父亲“抗日阵亡烈士称号”,追授为上校军衔,发了撫恤金。此后,母亲带着她姐弟俩艰难度日。


随着岁月的流逝,因历史原因,在相当一段日子里,柏家背负着沉重历史包袱。直到I988年4月I6日,中华人民和国民政部追认柏宪章为革命烈士,颁发了证书。这时,柏义芳才从钢笔套里将珍藏多年的父亲小帧照片取出来,让子女们第一次看到了外公的模样,她可以放心地、大胆地、自由地向世人介绍自己的烈士父亲了。但遗憾的是,自己和孩子们又能到哪儿去祭奠父亲呢?这件事又摆在柏家的重要议事日程上。


2015年,柏家友人旅台,看到台北忠烈祠内供奉着柏宪章烈士灵位,消息传来,柏家人欣喜之余又想,何时能近距离在家乡与亲人倾诉衷肠,毕竟年事已高的柏义芳不能亲自前往台湾拜谒自己的父亲。让父亲安一个“家”,成为她此生最大最后的心愿了。2017年10月30日,遵义晚报用整版篇幅刊登了《笔盒里珍藏唯一的照片,抗战英烈柏宪章后人盼其“回家”》为题的报道,向社会传播了柏家强烈盼亲人回归故里的殷殷之情,引起较大的社会反响 。


仪式上,烈士外孙何华的致辞、外孙女何武的祭文,都在深情的呼喚外公,叙说着往日的思念和无比的崇敬之情:感谢,感恩所有促成外公魂归故里的政府部门,党派团体及各界人士。远在广州的柏辉章孙女柏梅致电:亲爱的三祖父,您栖身荒野几十载,终于有了自己新“家”,您可以安息了。柏梅2017年前往台祭拜三祖父和六祖父(柏荣章,一次公务中殉职,时年27岁),她在灵前默默发誓:要与大家共同努力,让102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恢复重建,把先辈们都接回家,英灵不再四处飘零……。


据悉,贵州已有独山“深河桥抗日文化园”,晴隆“抗战文化城”,铜仁已复建“抗日阵亡纪念碑”,遵义儿女在抗战时期奔赴前线有15万人,牺牲有名有姓1400多人,无名氏不胜枚举。近年民革遵义市委会和民革党员持续提出“修建遵义市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碑”的建议,传承抗战精神,让遵义抗战文化熠熠生辉,让爱国主义精神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