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工作动态 正文
【全国两会〡履职】全国政协委员王世杰:关于解决我国部分药品短缺问题的建议
作者:gzmg 来源:贵州民革 日期:2019-03-05 阅读:105

春回大地,暖风和畅,再没有一个季节,像春天这样富有生机。3月3日起国进入两会时间。伴随着新时代的步伐,肩负近14亿人民的期待,两会代表委员齐聚首都,共商国是,共议大计,共话发展。让我们一起期待!



药品短缺问题涉及药品研发、生产、流通、使用、价格和反垄断等多个环节,已引起国家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切实解决部分药品短缺和药品涨价的问题?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副省长、民革贵州省委主委王世杰接受了贵州民革记者的专访,为药品短缺问题建言献策。

                                                                       


贵州民革


我国药品短缺的现状如何?主要短缺的是哪些种类的药品?


王世杰

 

据调研发现,当前我国药品短缺品种达409种,大多是利润较低的普通药品、销量不大的罕见病药品以及影响血液、造血和神经系统的药物。我国采取了药品招标采购、降低药价、限制大处方、实行严格的抗菌药物使用管理规定等系列措施,但药品短缺和药价虚高的问题仍然突出。



贵州民革


药品短缺和药品涨价有必然的关联吗?


王世杰

    

上涨药品多数属于急抢救、专科特殊用药及基础药品,是临床必需、用量较少、不可替代药品,有的药品是独家生产,如乳酸依沙吖啶注射液只有文本河丰药业生产,有的因涨价要求得不到满足,不按时配送甚至直接断货,致临床用药短缺,如紫杉醇”“硝酸甘油注射液等。


贵州民革


引发药品短缺的主要原因有哪些?


王世杰 

一是药品定价和招标问题。国家调整药品价格后,原材料、人工水电费用上涨,以及环保要求提高等因素,致原来廉价药品价格普遍上涨,导致一些生产廉价药品的厂家利润下降而不愿生产或停产;一些药品企业恶意压低招标价格,中标后药品供应不上或不供应,造成中标死现象。 

二是行业标准提高致使原材料短缺。原料药垄断,目前,我国的化学药、生物制药生产能力较弱,国内化学原料生产资质的企业数量少,规模小,我国部分原料药呈垄断现象;受国家环保压力加大和对外贸易不稳定的影响,一些原料控制药品得不到正常采购,加剧了化学原料药的供需矛盾,部分品种不能生产,造成药品短缺和药价上涨;一些药品生产企业因未达到《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标准而停产,致使部分药品生产和供应不足   

三是原料药价格上涨增加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比如,2018年下半年以来,贵州用量最大的盐酸二甲双胍涨幅超40%,格列美脲涨幅近100%,葡萄糖价格涨幅达100%,乙酰谷酰胺价格10倍以上,这导致药品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增加而不愿或减少生产。

四是市场需求较小的药品产量不足。部分罕见病用药供应量有限,遇突发事件则供应不足,如A型肉毒抗毒素、乙酰胺、氯喹、吡喹酮,由于相关疾病的发病率低,发病人群较少,需求量小,因而生产厂家少,很多罕见病患者只能选择昂贵的进口药或无药可用。


贵州民革


对于如何解决部分药品短缺问题,您有什么想法?

   

王世杰

我建议建立完善我国短缺药品的预警和管理制度。国家卫健委定期开展短缺药品信息的收集、调查、分析、评估、反馈工作,建立短缺药品清单制度,对特需药品及时反馈卫健部门、医疗机构和生产厂家,指导生产企业投入或恢复短缺药品的生产,督促经营企业开展短缺药品的调拨和配送工作。建立完善国家药品储备制度,将需求不稳定、产需信息严重不对称的抢救用药、廉价药、罕见病用药纳入国家储备范围,由医保部门组织集中采购,作为基本药物储备,保证药品正常供应。

第二,建议组织开展短缺药品的定点生产工作。国家层面制定出台相关的优惠政策,给予生产罕见病用药和廉价药的企业相应的扶持或补贴,提高罕见病用药和廉价药的企业生产积极性,有效调控短缺药品的定点生产。

第三,建议推动药品短缺问题立法。借鉴国际通用做法,国家制定出台支持和鼓励罕见病药品开发提供财政保障的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我国《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对罕见病和治疗的新药进行明确的界定,明确医药生产企业的社会职责。

第四,建议加强原料药供给管理。全面推行药品两票制政策,鼓励减少原料药供给中间环节,降低供给成本。推进药品定价机制改革。国家发改委、卫健委、医药管理等部门在调研评估的基础上,对一些没有替代的经典老药和改头换面重新上市的老药充分考虑其价效比,重新科学定价。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短缺药品和原料药领域的各类垄断现象,严厉打击违法涨价和恶意控销行为,规范药品市场的竞争秩序。

第五,建议推动原料药供给本土化。鼓励我国用量大的制药企业通过并购或建立长期合作关系,解决原料药供给的瓶颈问题,鼓励我国有原料药批文且有需求量的制药企业自行生产原料药,逐步推动原料药供给本土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