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社会服务 正文
协调委部,调动东部,派出干部:民革“三部曲”改变纳雍一片天
作者:周春荣 来源:民革纳雍县工委 日期:2018-06-22 阅读:63

  1991年,民革中央认“领”纳雍,纳雍与民革从此结对。1992年4月,应中央统战部号召,民革中央首次组织国家农、林、牧、医等领域的专家考察纳雍,民革中央的帮扶按下启动键,“纳雍不脱贫民革不脱钩,纳雍脱了贫民革不断线”,成了民革中央对纳雍许下的诺言。28年来,民革中央领导协调部委,调动东部,派出干部,兑现了当初的承诺。

协调电厂落地:纳雍“煤从空中走”

     纳雍留给人的印象是:守着金山过穷日子。这里所说的“金山”指煤炭矿山。纳雍煤炭远景储量120多亿吨,但一直未得到有效利用。1993年5月,民革中央邀请中国地方煤矿公司领导到纳雍考察煤炭资源,纳雍由此被列为全国第二批商品煤生产基地县。1999年初,纳雍争取上马8×300兆瓦电厂。当年2月2日,在北京,民革中央邀请国家26个部委领导,召开了一个特别的新春茶话会,纳雍明确表达了“煤从空中走”的愿景。1999年5月12日,民革中央邀请国家计委、国家电力公司、交通部、水利部有关负责人前往纳雍考察,电厂立项曙光越来越明。

      2000年4月11日—13日,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组赴纳雍,对纳雍发电厂能否立项进行评估。民革中央有关人员自始至终陪同。2000年5月,时任民革中央副主席的周铁农又致信国家计委,希望纳雍电厂能早日获准立项。2000年10月1日,纳雍一电厂破土动工,纳雍人民在欢呼声中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国庆节。之后,“煤从空中走”的愿景,从纸上落到地上,变成了大地上的烟囱、厂房。2004年9月,纳雍一电厂并网发电。2002年9月28日,纳雍二电厂破土动工,2006年12月,纳雍二电厂并网发电。至此,沉睡的煤炭资源被唤醒,纳雍经济突围有了强劲的龙头。

       电厂投产带动煤炭开发,中岭矿业、比德煤矿等一大批大型煤炭企业落户纳雍。电厂的龙头不仅舞动煤炭龙身,还牵动了龙尾,蔬菜种植、牲畜养殖风生水起,小城镇建设步伐加快……围绕煤产业“升级版”,民革中央一直在帮衬。今年4月12日,纳雍200万吨/年煤制清洁燃料示范项目核准申请报告评估会得以在贵阳召开,“煤变电”后再谋 “煤变油”的纳雍又看到了新的曙光!

助力教育卫生:为百年计,为百姓计

      民革不仅促成电厂在纳雍落地,还通过自身联系广泛的优势,为纳雍教育卫生添砖加瓦。1992年4月23日,民革中央社会服务部有关人员首次抵达纳雍县姑开乡陶家寨考察教育。当时的陶家寨有200多户苗族农户,近200名适龄儿童因为贫困上不了学。了解到这些情况,民革中央社会服务部副部长沈学斌当即决定把陶家寨民小作为民革中央发展少数民族地区教育的扶贫重点,争取办成希望小学。之后,民革中央居高而呼,来自民革贵州省委等的一笔笔捐款,从四面八方汇到陶家寨……短短4个月后,由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朱学范题写校名的陶家寨希望小学于1992年9月1日启用,一个叫“希望小学”的新鲜名词首次出现在纳雍这片土地上。

      之后,民革中央继续号召,台湾同胞李志仁捐出20000元扩建资金,民革四川省内江市委机关干部捐资1557.4元参与扩建,民革深圳市委捐资10000元、湖南双力公司捐资30000元,陶家寨希望小学锦上添花。帮扶纳雍28年来,民革中央动员社会和海外力量捐资500多万元,新建改建扩建15所希望小学,促成民革上海市委、民革山东省委分别在纳雍设立沪纳、鲁纳等以东部省市命名的助学基金,此外还协调企业捐资建立纳雍边远山区优秀教师志城奖励基金……

      不仅为教育“百年大计”添砖加瓦,而且还为“百姓”健康大计殚精竭虑——多年来,民革中央向各部门及各级民革组织争取资金改善纳雍卫生条件,支持纳雍县医院建立制剂中心,帮助纳雍县成立血浆站,牵线台湾扶贫基金会向纳雍100个村卫生室捐赠医疗器械及药品,协调来自东部民革各方面的资金,新建新房以角卫生室、化作以麦卫生室、阳长保意卫生院、乐治碓叉坝卫生室,协调民革北京市委、民革天津市委捐资100万元,分别在居仁和勺窝建设村级卫生室。一枝一叶总关情!这一切,历史不会忘记,纳雍人民更不会忘记。

引领农村转型:点燃山村脱贫火种

      2016年1月中旬,民革中央机关干部井建军来到纳雍,开始了两年的挂职。两年过去,这位满口北京话的女干部感触颇多:“挂职纳雍,土地的贫瘠让我更加懂得付出,农民的善良让我更加懂得感恩。”刚到不久,井建军就给民革纳雍县工委主委郭正权说:“带我到乡村走走,我想了解真实的乡村是个什么样。”郭正权把她带到新房乡通作寨。在一户农家,她看到古稀之年的主人佝偻着身子,正从低矮的旧房子里钻出来,脸上满是岁月风霜。这是一户五保户,姓罗。老人说,他无儿无女,现在缺个棺材。他最担心的是有一天大限到了,没棺材装他。当时郭正权答应老人说,棺材的事,民革组织帮忙,别操心。井建军说:“我顿时想流泪,赶紧掏出一点点钱塞给老人。老人接过钱,突然向我下跪。动作来得太突然,我赶紧拉起老人说,遇到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别这样……”第一次走进乡村,这件事让井建军有了许多感慨:挂职纳雍,如果不真正办点实事,就辜负了民革中央。“民革中央领导多次交待,要在纳雍投资,与纳雍县共建一所寄宿制学校,让我抓落实。我一次次协调、请示,两头对接,最终让这件事在昆寨民族中学落地了,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井建军说,“我就怕自己做得不好,对不起纳雍人民。”

      井建军是民革中央派驻纳雍挂任副县长的第5名干部——她之前,有杨怀东、吕素琴、刘顺福、杨海燕4人,她之后还有王月震。刘顺福在纳雍挂职一年,协调深圳、大连等地企业捐资,帮助锅圈岩乡明星村修建通村通组公路,解决明星小学师生吃水困难,“可惜时间太短,要不还可做更多事!”离开纳雍,他双眼潮湿。纳雍县农牧局原副局长胡德云对民革所做的一切始终心存感激。2001年元月10日,一封特快专递送到胡德云案头。以为是中花15号水稻良种提货通知,他随即给民革中央郑心楠“大姐”打电话。大姐在那边说,不是提货通知,提货单丢了,寄来的是民革中央出具的提货证明……几天后,依托这证明,胡德云在六盘水站将200公斤稻种提出。稻种种在雍熙、居仁、寨乐和厍东关等地,秋后测产,亩产668公斤,比纳雍当家优良品种“毕粳38号”高出56公斤。结对帮扶以来,民革中央组织茶叶、蔬菜、果树、畜牧等专家近400人次深入纳雍农村,培训2070人(次)农技人员,培训出300多名能人,帮助5万多群众改变了观念。

     “纳雍不脱贫,民革不脱钩;纳雍脱了贫,民革不断线!”在漫漫岁月长河中,这是一句果断、决绝的诺言,千金一诺,一言九鼎,让纳雍人民充满了信心、感恩、希望!28年来,历任民革中央领导多次说过这句话,多次动员一切力量把这句话兑现在纳雍大地上28年来,在中央统战部的统筹下,民革中央及各级民革组织、社会各界为纳雍深谋远虑,殚精竭虑。28年来,民革中央领导朱学范、李沛瑶、何鲁丽、周铁农、万鄂湘等,先后莅临纳雍,带来了福音与未来,留下了汗水与足迹。这一切,漫漫岁月不会忘记,年年盛开的山茶花更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