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百花园地 正文
我的二爷戴之奇
作者:戴学鸿 来源:民革黔西南州工委 日期:2016-11-02 阅读:289

我的二爷戴之奇

我的二爷戴之奇,原名戴光珍,1904年生于兴义县纳省乡,家有六兄弟,排行老二。明朝后期,朝廷为了巩固边疆稳定,进行了中国历史上一次大规模的人口迁移,戴家始祖戴志云随着人口迁移大军,从江西省抚州府六兴门十字街,迁入贵州,最后定 居于兴义纳省。

戴家在纳省世代以种麻为营生,并将种出来的麻,搓成麻绳或者制成麻线(纳鞋底用),拿到集市上变卖,通过几代人的努力,戴家在纳省,虽不是富甲一方,但也能自给自足。

二爷的父亲戴占坤,精国学,谦和笃实,教子甚严,髫龄即晓以忠义。母亲赵氏(兴义锅底塘人氏),知书达礼,温恭贤淑,一家忠厚勤俭,乐于扶贫济困,极为乡里所敬重。戴之奇童年经常被邻里夸赞为聪明灵敏,勤奋好学。兴义县虽然偏居一隅,落后封闭,但经年形成的重教兴学之风却长盛不衰。已在纳省私塾饱读诗书,经孔孟之道洗礼的二爷,十二岁(1923年)那年开始进城接受新式教育。他博闻强记,才思敏捷,经五年苦读,一举考上了国立武昌师范大学国文系预科,当年这在黔西南也谓凤毛麟角。因为家中兄弟多,并无余钱,二爷的父亲告诉二爷,你考上了武昌师范大学预科,本该高兴,怎奈家中已无余钱供你读书,若你能想到办法凑齐学费,我同意你继续上学。第二天,二爷一早就拿着录取通知书从纳省走路到兴义桔山锅底塘舅舅家借钱,二爷的舅舅家在兴义市桔山办锅底塘村也还算是富裕人家,就给了二爷10块大洋。不久,二爷就告别亲人,怀揣着舅舅给的10块大洋,开启了二爷的求学生涯。

 报考武昌师范大学,二爷志在学业有成而授业传道。然而在纷繁复杂的大武汉耳濡目染的一切,逐步改变了其初衷。当年军阀割据,列强横行,战乱连绵,民不聊生,中华大地,鸡犬不宁。所以二爷觉得当时中国最需要的不是学问,而是国家的统一;最急需的不是教师,而是为实现民族独立,国家统一而奋战有为的军人,只有实现国家统一民族独立,民众才能安居乐业,文人方可潜心学问,教师才能教书育人。居于此认识,1926年师大还没毕业,他便中途辍学,南下广州,怀着一腔报国之心,投笔从戎,报考黄埔,他以优异成绩考入黄埔军校潮州分校第二期。同年12月毕业,(其享受的政治待遇与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同等),一介书生从此成了职业军人。
  
黄埔期间,二爷因其扎实的文化功底,独到的习武天赋而表现不凡,成了一位赵姓教官厚爱的弟子。闲暇时,赵教官不时把二爷叫到家中“开小灶”。其长女赵泽芸温文尔雅,天生丽质,已到谈婚论嫁之龄,一来二往,着实让正当其时的青年二爷春心萌动。但在后来百战沙场不畏生死的二爷当时却不敢向她启齿示爱。不过赵教官却看出了二爷的心思,他心想这不正是择婿的最佳人选吗?于是决定嫁女于他。顺理成章,赵泽芸成了二爷的原配夫人,婚后相处很和谐,并生育了一个儿子,六个女儿,儿子戴明哲,大女儿戴毓坤,二女儿戴捷芬,三女儿戴曼意,四女儿戴丽娟,五女儿戴贻慧,六女儿戴云南(已去世)。

                                   
  (二爷戴之奇与其妻赵泽芸年轻时的照片)

 

   二爷一表人才,文武皆备。八年抗战中,他先后率部参加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长沙会战、鄂西会战和常德会战等大战、恶战,可谓九死一生,胜多败少,且每次作战均身先士卒,不顾生死,因而当年在军中为翘楚,在民间为英雄,在蒋氏父子心中是少有的忠臣爱将。

1937年秋,淞沪抗战期间,二爷任国军103师(黔军)副师长,防守江阴要塞,弱势迎战强敌。与敌对抗近三个月后,其军力损失过半,陷于日军围困之中。他率残部绕道长江岸边突出重围后,又去参加南京保卫战,守卫中山门。他抱着与日军决一死战的决心指挥若定,将数倍于己的日军一次次击退,成功地掩护了国府卫戍长官部的安全撤离,从此在军中名声大振,深得蒋介石和夫人宋美龄赏识。

据我的二姑妈戴捷芬回忆:淞沪会战是我二爷戴之奇与日本人打得最激烈的一次战役,与敌对抗近三个月后,其军力损失过半,陷于日军围困之中。二爷振臂一呼,主动承担起指挥全师的责任,他命人找到两床被褥披在身上身先士卒,率部突围。突出重围后,他披在身上的两床被褥已千疮百孔,弹痕累累。

由于我二爷戴之奇在抗日战争中战功卓著,有效地地抵御了日军的全面进攻。2015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我二爷戴之奇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